ivy

但妈妈受过的伤害也许比我想得多,多得多

她在梦里害怕什么

越来越没办法和她沟通,她怎么这么会想

和自己的母亲说话,就变成一件很累的事,

正经说话是不爱听的,不正经是笑着讨厌。

"没有妈妈管才好!"

我觉得你没我更好。

我很喜欢这一句挂念。



(未写完每个篇章的残念,嗯这张大概还看得过去。)

(呼呼(~o~)好喜欢周周)

阿澄,生日快乐

她开了那么久门,

锁为什么坏了我心知肚明。

可我没有问。

记得扔拖鞋

十几块钱犯不着半夜拿拖鞋扔我,你直接报警好了。

我不配,

我也不用一毛不拔的"父亲","如山"的父爱。

多少次让妈妈给你花钱了,手机有了钱也没见你还……我学得多好。

你懂什么啊,你连手机怎么下载歌都不懂,在抖音看那些小姑娘跳舞唱歌。是蛆吧。

我真的希望我是你的陌生人。

就不用立个奇怪的誓愿:活得长久蛮好,在你坟头记得扔拖鞋。

你怎么配行使罢免我上学的权利,你一分钱一分力都没出啊。你清楚。

所以去骂我妈了?那我只好也祝你。

哈哈。

摘纪录:

我慢慢明白了为什么我不快乐,因为我总是期待一个结果。看一本书,期待它让我变得深刻;吃饭游泳,期待它让我一斤斤瘦下来;发一条微信,期待它被回复;对别人好,期待被回待以好;写一个故事说一个心情期待被关注,被安慰;参加一个活动期待换来充实丰富的经历。这些预设的期待如果实现了,我长舒一口气,如果没实现呢,就自怨自艾。可是小时候也是同一个我,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看蚂蚁搬家,等石头开花。小时候不期待结果,小时候哭笑都不打折。




——玛德《允许自己虚度时光》

《病孩子》

消失的三班

(:D第一次冲复数

就是说,多出来的四班是力潮的墓。

书店那么好看的赠品,是你的陪葬吗

(下册大概率不冲了)